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典散文 > 优美散文 >

广西雪

2019-03-13 11:56 来源:散文网


  前几日,全国很多地方的气候,都进入了少有的严寒期。很多地方更是大雪飘飞,就连南方一些地方也飘起了雪花。那日看新闻,看到广西把41年来的第一次雪围了起来,人们争先恐后地欣赏并拍照。在北方人看来,那怎么算得上是雪,零星几片,连地面也没有完全覆盖,就像谁不小心洒落在地的薄薄一层面粉。可对于广西来说,这样的雪无疑是少有的宝贝,让人眼前一亮。想一想,多少人一辈子也没见过几次雪,对他们而言,雪是多么的美丽和新奇。
  
  我所在的北方,虽然比不上东北地区的大雪覆盖,却每年也必定要下几场雪。雪对我来说并不新奇,甚至许多记忆就在有雪的冬天里存储着,关于雪的故事也记忆悠长。
  
  小时的冬天不但冰结的厚,就连雪也下得深情。有时厚积的大雪甚至没过了双脚,走在上面咯吱作响。整个村庄在雪的妆点下,变得抒情而美丽。若是夜里,整个暗夜都明亮起来,人在梦里,便着急地踏雪而行了。几日过后,天气渐好,我甚至不舍得洁白的雪花融化。再几日,等雪花大半融化,残雪之美,竟又写出无以言说的美丽。我总是觉得,那是一种残缺之美,让人伤心之余,又为你留下更加丰富的词句。
  
  有雪的日子,人们个个神清气爽。农人不懂得伪装,把所有的喜悦都挂在脸上,好似村里迎来了最大的喜事。老人说瑞雪兆丰年,这话不假。满地的麦子被雪覆盖,融化的积雪,乳汁般滋润着庄稼。于是每年几场大雪过后,来年的收成总是出奇的好。
  
  一切恍在离开之后更觉珍贵。或记忆才更加懂得发酵与珍藏。故乡在时光中渐渐远去,故乡的冬天渐渐远去,故乡之雪也成了梦里才有的风景。于是常想常念,便把整个人都安放在温暖的思乡情里。儿时的嬉闹如雪花漫天飞舞。来来去去的人,把或喜悦或悲伤的故事,化为光阴之酒,让我在多年以后的今天,一点点品尝。(散文网www.sanwen.org.cn)
  
  熟视无睹,该是人与生俱来的一份本能。广西之雪,更让我想起了这个词语。因为稀少,所以珍贵。那么,熟识的事物是不是就真的不值得珍惜。就像雪,整天埋在雪中的人,一定有了审美疲劳。或觉得爱与不爱,它都在那里。想与不想,它都在那里。
  
  便如我们总是望着远山,却很少顾及身边的风景。
  
  其实,对所有的游子来说,故乡已是他乡。对所有的外地人来说,此处亦是彼处。我们一直忽略的风景,对别人而言却总是有着新颖之意。于是我们奇怪于日日而见的再普通不过的风景,为何让外乡人满脸兴奋。就像每年春天,我总是如约到附近的山里看梨花,在那里,我常看见外地的游人,他们如饥似渴的欣赏着满树满山的梨花,手中的相机快门按个不停。
  
  一旦失去,才觉珍贵。这样的话语,更是验证了身边的许多事物,其实是满载了让人心动的美丽的。我曾经目睹一个个老人离去。他们活着的时候,总觉得他们那么普通甚至可有可无。而一旦失去,即便是我写过的甚至叫不上名字的乡亲,他们的离世竟然也让故乡的某个角落变得空洞起来。我一次次在破败的房子前寻找过去的痕迹,一次次在村庄的路口,远望着背身而远的模糊的身影。是的,我听不见他们走开的脚步,不记得本该熟悉的面孔,却听见了他们活着的时候,关于村庄的一些话语。
  
  在许多人看来,用完的破旧的瓶瓶罐罐毫无美感可言。在绘画写生中,这些瓶瓶罐罐却成了宝贝。在写生台上,它们被认真布置起来。当它们变成画中的形象,更是焕发出了熠熠的光辉。很多画家甚至专门描绘“破旧”之美。陈旧得不能再陈旧的物件,破损得不能再破损的静物,甚至一面老墙皮,都在他们的画里重新呼吸并蕴含着丰富的内涵。于是有人说,审美又是审“丑”的过程。那么,我们若是用审美之心重新审视熟识的事物,是不是也可以发现更多的美丽。
  
  所以,熟视无睹的不是我们的目光,而是那颗麻醉的、忘记了生长的心。
本文由散文网用户:整理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光阴变换,爱已非昨

    光阴变换,爱已非昨

    人生若只如初见,何事秋风悲画扇?等闲变却故人心,却道故人心易变。骊山语罢清宵半,夜雨霖铃终不怨。何如薄幸锦衣儿,比翼连枝当日愿。 纳兰性德 那一年,陌上,斜阳向晚,我们踏着碧草的柔软...

    2016-07-09

  • 心缘--惜缘随缘善缘

    心缘--惜缘随缘善缘

    风来,携一缕 情丝 ;风去,留一船 霜白 。庭院深处,又是谁轻抚瑶琴,弦上染指相思怨散文网 www.sanwen.org.cn 。一曲凄婉,唱尽了悲欢。一首月满弦,唱尽了 沧桑 。 年华似水流,有多少故事在...

    2016-07-0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