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散文网

当前位置

主页 > 生活随笔 > 随笔日记 > 拉芳

拉芳

作者:周雪 来源:个人原创 时间:2016-02-09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拉芳
今天下午我和拉芳约定好两点小公园见面。两点五分,我看见熟悉的她向我招手,我立马挥动手臂,走向她。将近两年未见了,我在QQ上关注她,可那毕竟只是QQ,即使见到照片也感受不到温暖与亲切。所以今天见到她,我真的很开心。她还是原来的样子,只是换了眼镜,其余的什么都没变。而我染了栗色的头发,烫成了卷发,变胖了许多。
这么长的时间没见,我们有聊不完的话题,聊同学,聊我的病,聊她的大学学习......所以我们只在小公园绕了一圈,便转换聊天地点——她家。
我从来没有去过她家,一进屋,洁白的墙壁(虽然后来她告诉我那是浅蓝色的,只是光线问题)、美丽的窗帘、平整的床单......尽管没有什么更多的装潢,但是房子却让我感觉整洁、干净、温馨。
坐下来,她问我喝什么,我说酸奶,她给我拿来安慕希酸奶。然后我们开始聊天。
没有播放音乐背景,没有打开电视,她喝水,我喝酸奶。我们先是静静地回忆我生病时的情景,那是高三的一天傍晚晚自习之前的休息时间,我已经有了精神分裂的迹象,我冲出教室,跑到楼道里,想去到她们班找她,正好在楼道里碰见她。当时,楼道的灯光是昏暗的。我已经不记得当时对她说了什么话,总之一定是莫名其妙的。拉芳告诉我:“那时,你好像已经不相信任何人了,连眼神都是奇怪的。”是的,我想起来了,我当时在学校唯一相信的就是拉芳,我似乎是问了她:什么是真的?
当晚回到家我就彻底崩溃了,出现了幻视。爷爷奶奶第二天就将我送到了安定医院,进行住院治疗。在医院住了四十天,期间,拉芳说学校开大会都是我爷爷奶奶去的,她看到了。
回到学校,我已经学不进去了,而那时的拉芳他们也正在紧张地面对高考。
高考结束了,我没有参加考试,而拉芳却面临了报志愿的问题,他们家上到祖父祖母都从老家赶来希望为她报志愿,拉芳是学生会主席,有降十分录取的资格,可是这也不够她上清华,她爷爷有些失望,但还是为她仔仔细细地参考其他985学校,可是挑来挑去没有合适的,只有拉芳自己喜欢的中国地质大学(是211)还可以。经过三天爷爷奶奶爸爸妈妈激烈的讨论甚至争吵,最后还是选择了拉芳自己喜欢的地大。【散文网www.sanwen.org.cn_欢迎您】
这些都是过去了,现在,拉芳在很好的“地球生命科学”系最好的班努力而紧张地学习,她依然优秀,只是也学得像高中那样,很辛苦。但她不后悔,她说应该会继续考研、学下去,最好的是进研究所,但即使进小队,也不悔,探考地质是有意义的。我相信,拉芳一定会选择有意义而不是安逸的一生!
我也跟拉芳讲我在医院接触到的人和事,或笑或泪,或喜或悲。庆幸的是,我遇见了一个很好地主治医生,现在也在用最轻的第三代药物。我问拉芳,你觉得我们几个好朋友将来都会怎么样,她一一说了其他人,唯独说到我时,停顿一下,“我觉得你有很多种可能,我能感觉到,你依旧不甘心就这样了,所以,你有可能平安地度过一生,又有可能有更多创造。”我回答:“拉芳,还是你懂我,我的确不甘心就这样了。”
后来,拉芳的妈妈回来了,阿姨很热情,邀请我在她们家吃晚饭,我本来是不打算吃的,不是因为别的,只是怕吃饭的时候脖子歪,不好看。但我还想再在那个温馨的家里和善解人意的拉芳多待一会儿,所以大声地、不客气地说:“好!”
我们吃饭的时候打开电视,看电影——《夏洛特烦恼》,电影感人又搞笑。吃完饭,阿姨和我们一起聊天,她举了好几个身边的例子,甚至有她姐姐的女儿因为病熬了好几年的事,不过最后应该也很好。她说:“坚持,熬过去就好了,人生就是这样。”我点点头。【散文网www.sanwen.org.cn_欢迎您】
后来,我们聊到了我最近的兴趣——写作。拉芳的妈妈显然对写作这个话题很感兴趣,说起自己当年还写过几十万字的东西,拉芳笑说:“我还从柜子里翻出来过她写的诗,就是不让我看,说看一页撕一页”,阿姨又说:“因为当年写的现在看都不忍卒读嘛!”我们哈哈大笑。真不知道现在我这个伪文艺女青年写的东西将来能否一读?
八点多,快九点了,拉芳和她的妈妈送我回家,还给我送了一堆东西,其中有一个礼盒是拉芳特意给我买的,上面写着——“年的味道”,这是我回家才注意到的,心里像哭了般感动和感激。
晚上,我做了一个梦,梦到了所有同学,我们都在答卷,卷子正面是语文卷,背面是英语卷,语文卷考阅读的书籍,但我一本都没读过,正紧张时,笔还坏了,我修笔就耽误了时间,心想:拿不着名次了。后来,有同学说:“周周是怎么回事?”贝贝(她也在)替我回答:“她只是修笔耽误了时间。”我在梦里哭了。
如果梦是有象征意义的,那么,那支“笔”就是我的病,我相信我现在只是因为病“耽误了时间”......
 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