欢迎访问散文网

再诉离殇

作者:在水一方 来源:个人原创 时间:2016-02-04 阅读: 字体: 在线投稿

再诉离殇
      今天下午,好朋友告诉我她的父亲去世了。我诧异了许久,她的父亲才多大啊?是突然生病还是意外?我想问她,可是她却什么也不愿意说,我知道,这回她是彻底地被伤透了心。
 
     2008年,如我的母亲一样的奶奶去世了,那时,我天天悔恨为什么奶奶去世之前没有尽可能多的守在她身边,直到想守候却已只能梦中相会。总是回忆起奶奶与我的种种,总在回想在她生病时有没有与她争吵过,生怕再有什么遗憾的事会压垮我已经伤透的心。
好朋友说,在她的父亲去世之前,她曾经无数次设想过离别时的场景,但还是没想到当那一刻真的来临时,她依旧如此难以接受。我想告诉她,我理解她的痛苦,但是也希望她能够坚强。
叔叔真的是一个很好的人。记得有一次,我去他们家玩,叔叔见到我,笑呵呵的问我怎么来的,我回答:“骑电动车来的”,叔叔说:“那可千万要小心啊!”,还有一次,我们在好朋友家做饭,当然是做着玩的,叔叔见了,也没有责怪我们,反而笑呵呵地问我:“小孩儿,会做饭吗”,我回答做饭还不简单,炒菜的话放点盐,扒拉几下就行了,叔叔笑了,说:“那可不行啊,做饭可是门技术呢!”......现在我已经很会做饭了,可是再也没有机会展示给叔叔看了。叔叔笑呵呵的模样至今在我的脑海里历历在目,当我在写回忆叔叔的这段文字的时候,眼眶已然湿润,那么,作为养育了好朋友20年的父亲,她该与父亲有多少回忆?她的内心该有多么难过?
    周国平说:在生活中,每当有亲人去世的时候,我们往往会追悔,谴责自己没有好好珍惜相处的时光。可是,事实上,相遇是缘,分离却是命,再亲的亲人也是时时刻刻在走向分离,因为总会有人先走,只能陪一程。
    现在,她拒绝和朋友还有同学以任何方式联系,想自己调整情绪,舔舐伤口。作为好朋友,我默默地在心里愿她能够尽快走出心里的阴影,重新变回那个无忧无虑的她!

    上一篇:没有了 下一篇:一盏清茶,许我一生

    标签:
    广告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