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典散文 > 抒情散文 >

彼岸的风景

2019-05-07 14:42 来源:散文网


  篇一:彼岸的风景
  好似好多年前的一个画面,又似谁的梦境,模糊,沉重,疲惫。即使在这里讲述,都要吃力得挖空记忆。
  她住在岸边的一简陋的房子里。睡雕刻着精致花纹的红木床。她有精致的化妆盒,有装满珠宝的百宝箱。她还有质地上乘的紫色旗袍,还有各种漂亮飘逸的衣群装点她的千种风情。她好象在一个梦境中不小遗失了自己,离开了她的府邸和家人侍从,来到这个荒凉的岸边。有人叫她玲玲,她是张爱玲吗?那个被爱遗弃的女子。有人叫她清清,她是李清照吗,那个为爱幸福半生伤痛半生的女人。她又好象不似她们。她是她自己。只是她忘了她自己是谁。
  岸边有大片的枫树林,红色的枫叶美丽得触目惊心,有几只雪白的兔兔在她的身边悠闲地玩耍,纯洁的样子如修行了千年的精灵。她穿着白色的衣裙在枫林中翩然穿行,犹如坠落人间的仙子。她好象在枫林中穿行了几百年,让岁月漂白了所有的记忆。
  一路穿行一路追忆。她的心隐隐疼痛。记忆一点点撕开。原来她在这个岸边已飘零了几个世纪。
  从前,她是明媚的女子。绝世容颜,琴棋书画,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,飘飘兮若流风之回雪。她出尘的气质,她的绝代风华,迷醉了多少王公贵族的梦。她和他的相遇,注定
  了颠沛流离。策马扬鞭,她追随他浪迹天涯。在晓风残月里相依行走。
  晓风残月,朝朝暮暮。抵达这片枫林,绚烂如火,沉醉了一地的光阴。今昔何昔,只要快乐到岁月老去。
  一个渡船的女子,载走了她的他。目送他们远去,她一袭白衣,在红色枫林的岸边奔跑,划破长空的凄厉,被滔滔河水消散。她用一生的岁月,在这片如血如诉的枫林里,观望彼岸的风景。
  记忆凋残,她忘记了她是谁。岁月老去,她发如霜,白衣胜雪。遥望彼岸,唱着,青青子矜,悠悠我心。纵我不往,子宁不嗣音?挑兮达兮,在城阙兮。一日不见,如三月兮……
  我不知她是谁。我好象在哪一幕影片中和她相遇,又好象在哪一页书中将她诵读,又好象她从我昨夜的梦境中走过,留给我满腹的伤悲……我不知她是谁。她可能是我冰冷的想象,是我读完多少故事后的哀伤。
  
  篇二:彼岸的风景
  人们常说熟悉的地方没景色,那是因为我们的眼睛已经司空见惯了,出现了审美疲劳,再美的景色天天看也会变得平常无奇,其实美丽的景色依然存在,只是我们的感觉变平淡了。就像人们旅游,因为陌生才有了绝世的佳境,才有了那么多的美轮美奂。对于当地人来说和我们的感觉是一样的。正如一首诗中说的“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,你装饰了别人的梦。”(散文网  www.sanwen.org.cn)
  这世间也许真的就应验了这句话,人们总觉得别人比自己幸福,总觉得别人的工作比自己好,总觉得别人的家庭比自己美满。其实,每个家庭都有自己的疲劳,每种工作都有它的不足,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遗憾,只是我们不了解其中的真实罢了。
  人们总觉得最美的风景在彼岸,别人是你的彼岸,你也是别人的彼岸。不要刻意地去追寻彼岸的风景,与其那样,还不如转过身来看看自己身边的景色,是这么的真实,是这么的亲切。
  如果你非要觉得彼岸的风景比自己的美也不要紧,那就这样感觉好了,只是你别忘了,在他们的眼里,你也是一道遥不可及的亮丽风景。
  距离产生美感,有些风景还是隔岸看比较好,不要近距离或者融于其中,那样就会大打折扣了。
  从前有一位火车司机,每当路过一条河边时,总见河对面一个女子在向他招手,他就回应一声汽笛。几十年来,两人好像很有默契,只要他的火车一出现,这个女子就会在那里挥手。这份美好一直持续到司机退休。
  有一天,司机涉水来到河对岸,想看看那位带给他美好回味的那个女子。他一上岸,就看见了那个熟悉的身影,原来不过是位疯婆婆。疯婆婆每天都站在河边,只要看到人和车路过这里,她都会不停地挥手。
  风景到处有,对岸的最美。也许只有隔岸观看,才会保持了那一份完美。
本文由散文网用户:整理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今夜星光灿烂

    今夜星光灿烂

    篇一:今夜星光灿烂 今晚是平安夜,早早的吃过了晚饭,原想去教堂听听圣歌,走走去年曾经走过的美妙的路,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没有了情绪。今晚的夜很安静,路上的行人很少,数九的风刮在脸上,有...

    2019-05-07

  • 彼岸的风景

    彼岸的风景

    篇一:彼岸的风景 好似好多年前的一个画面,又似谁的梦境,模糊,沉重,疲惫。即使在这里讲述,都要吃力得挖空记忆。 她住在岸边的一简陋的房子里。睡雕刻着精致花纹的红木床。她有精致的化妆盒...

    2019-05-0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