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主页 > 经典散文 > 记事散文 >

一只逃亡的鱼

2019-04-02 22:50 来源:散文网

鱼对水说:“所有的人都看到我在流泪,因为我离开你。”

水对鱼说:“活在你的心里,世界就看不到我。在你的心里,没有哀愁、悲伤,更没有恐惧。”

悲怆的天地之间,土地因干涸而裂开一道道伤痕,烈日炽热的燃烧。没有树木,没有花草,枯死几百年的胡杨树干倒横着。一只世纪末的鱼,苦难让它用鳍行走,信念让它活着,创伤让它不屈。残瓦废墟,被翻卷的沙石层层覆盖,狼藉斑驳。风化的骷髅裸露在土面。疲惫的它匍匐到胡杨干下,让阴凉冷却鳞片上灼热的痉痛。侧过脸,它看到一个人类头骨化石,张大的嘴,仿佛在渴求一滴水。

曾经以为海枯石烂,天荒地老是不可能,而今……放眼望去。数不清的一次性饭盒,白骨嶙峋,好似地穴崩塌的墓砖。被遗弃的物品,残兵败将却无一漏网地集合在一起,挤眉弄眼,昭示着人类的浪费与污秽。风沙填没的海洋,已经没有控诉的泪水,含恨的消亡。

一阵狂风卷起沙尘,弥天盖地,仿佛暴雨前来的乌云幻化或有实有量的沙土。它紧闭上那双被苦难灼痛而混浊的眼睛。那世纪前的幸福的回忆又一次如汹涌的浪涛扑上心头,隐隐有一阵被噬啃的灼痛。

那时,天很蓝,水很清。鱼爱谈天,水爱笑。鱼对水说:“没有人知道我在流泪,因为我活在水里。”水对鱼说:“我知道你在流泪,因为你活在我的心里。”鱼懂水性而水知鱼情。因而相惜相爱,相濡以沫。( 文章阅读网:www.sanwen.org.cn )

可是,没有人会预料厄运正一点点的逼近,吞蚀幸福。想到这,思绪戛然而止,心口像突然磕到一块棱角的沙石,猛地滴血般的裂痛。远方,黑色的山峦,一轮没有血色的落日板着青铜般的脸,仿佛在告别末日。

五脏俱裂般地饥渴,遍体鳞伤地疼痛,并没有使它怯懦退缩。因为它有负着海洋部落托给的使命,还有水的爱。它要寻找一方绿水蓝天安置他的爱情,它要控诉人类无休止地贪婪与挥霍。

然而,夜以继日地逃亡,除了看到遍野伏尸,狂风暴日,残垣废墟,便没有任何生命的痕迹,天空没有飞鸟残存的豪羽,大地没有足履遗留的残迹。历史的空白,人类的悲哀。它才忽地意识到,在这世纪的法庭上,早已没了被告,没了法官、辩护律师,唯有它,孤零零地可怜的原告。

想着,它感到肢体不撑,天旋地裂。一直以来的坚持却在刹那间崩塌,仿佛一句天衣无缝的谎言突然被揭发,仿佛一座高楼被抽掉地基。它觉得苦,想哭。干枯的双眸,像拧干水的海棉,半天竟奇迹地挤出一滴泪。它身下一个枯萎的髑髅,放大瞳孔。很难猜测着人类在死亡弥留片刻想到的是什么。也许在忏悔,也许渴望一滴水,也许……或许他们没有想到在百万年后,他们干枯的眼睛里竟揉进一滴曾肆意捕杀的鱼类的泪水。如果他们知道会不会为它一度忽视生态,淡漠自然,抛洒资源,杀戮动物的行为而忏悔过。

那颗晶莹剔透的泪水仿佛一颗流星划过上万个光年,擦亮漆黑夜空,终于落下。它艰难启开紧锁双唇,欲言又止地拢起。大概厌倦了。它在想水,想水的爱会宽恕、感化、涤荡一切。

后记:谨献此文以告诫人们,请珍惜资源,保护地球。不用让地球最后一滴水是一颗泪。

本文由散文网用户:整理发布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

相关阅读

  • 一只逃亡的鱼

    一只逃亡的鱼

    曾经以为海枯石烂,天荒地老是不可能,而今……放眼望去。数不清的一次性饭盒,白骨嶙峋,好似地穴崩塌的墓砖。被遗弃的物品,残兵败将却无一漏网地集合在一起,挤眉弄眼,昭示着人类的浪费与污...

    2019-04-02

推荐阅读